王潮歌 创作需要近乎偏执的追求

  十多年前,王潮歌与张艺谋、樊跃打造的以《印象刘三姐》为代表的“印象”系列,开启了国内实景演出的先河;之后她又独立创造了《又见敦煌》等“又见”系列,重新回到剧场中,但打破传统演出形式,“消灭”观众席和舞台,打造情景体验演出模式。而这次的《只有峨眉山》作为“只有”系列的首次呈现,更是将剧场与旧村落结合起来,观众可以在室内室外行进式观演,看完全部戏剧,要花费6天时间。《只有峨眉山》戏剧幻城将在9月公演。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总导演王潮歌,聊了下她创作这部戏剧幻城的经历。

 

  创作

 

  开疆辟土,保留峨眉山下原住民村落

 

  最初在创作“印象”系列实景演出的时候,王潮歌并不知道这种演出形式能否活下去。没有主角、没有故事,只有渔民、百姓在一个山水之间表演,观众是不是喜欢,王潮歌不知道。作为全国第一部“山水实景演出”,《印象刘三姐》2004年在桂林开演,8个月之后,演出一票难求,座位数从原先的1800个增加到了3700个,一演就是15年,去年有1个亿的净利润。

 

  这些成绩都不在王潮歌的预料之内,创作的时候她都是由着性子走。“印象”系列实景演出火了之后,全国各地都跟着学,一下子冒出来好几十个。“我得开疆辟土”,王潮歌与张艺谋、樊跃组成的“印象铁三角”开始各自单飞,她开始去做“又见”系列,《又见平遥》《又见五台山》《又见敦煌》等,效果超过“印象”系列。今年《又见敦煌》单天演出12场,创中国演出纪录,四个月票房过亿。

 

  一直以来王潮歌都有一个创作理念——就算抄袭自己也算耍流氓。她认为自己有严重的自虐倾向,“一旦停留在舒适区,我就觉得完蛋了,你怎么用熟悉的东西呢”,她尽量想做出新的东西来,于是一次次地冒险,再次开疆辟土,创作了《只有峨眉山》戏剧幻城。这个项目的最大亮点就是保留了部分峨眉山下的原住民村落,将剧场与周边的生态村落结合在一起,打造中国最大实景村落剧场。这个创意算是一次偶得,王潮歌走进这个原住民村落之后,决定将其保留下来,将旧村落变成了舞台的一部分。由50万片琉璃瓦组成的剧场犹如幻境,这是《只有峨眉山》中的“云之上”剧场,除此之外,还有“云之中”园林剧场和“云之下”实景村落剧场。

 

  在王潮歌看来,《只有峨眉山》能够为观众带来一次情感上的宣泄。一个外乡人来到峨眉山,登上海拔3000多米的金顶,看见佛光、云海,不得从心底吐出一口气啊。“其实你想大叫一声,可能旁边有同事、朋友不好意思,来,我帮你出这口气”。

 

  心态

 

  绝望和惊恐,这是常态

 

  虽然之前的“印象”系列和“又见”系列在商业和艺术上都获得了肯定,但王潮歌在创作《只有峨眉山》时,心里还是没底,不知道能不能成。就在这次采访前一天,王潮歌工作了18个小时,凌晨1点半的时候,她给剧组工作人员开会,说:“咱们要完蛋了”。驻扎在峨眉山3个月时间,王潮歌每天都紧绷着一根弦,随时随地都在经历绝望,“绝望和惊恐,这是常态”,现场发飙更是成了日常。

 

  比如,本来说好的在排练前,剧组要将旧影像换成新影像,结果第二天去还是没有换。王潮歌当场就发怒,一直在骂人,“你知道那个新的影像和旧的影像有很大的差别,里面的时长、调光都不一样,你肯定就发火了,不可能好好说话的,我就告诉你做我这行的不可能脾气好”。

 

  作为戏剧幻城重要组成部分的旧村落,是王潮歌脾气爆发次数最多、也是最激烈的地方。王潮歌想把旧村落作为一个特殊的博物馆,孩子们在墙上画的涂鸦,房屋里的任何东西都想完整保留下来。但是,这个旧村落的房子由于年代已久,很多都是危房,想要保留下来,还要当做剧场演出,必须要遵守建筑规范、运营规范。王潮歌考虑浅了,感觉掉进了万丈深渊,“根本见不到亮了。”

 

  为了合乎规范,王潮歌从北京请来了建筑师,诊断每面墙,然后出加固方案。有的用扁钢带加固,有的必须用钢网加固,有的在钢网加固的基础上还得喷浆,后果便是墙上的一些画或者涂鸦就被覆盖了。王潮歌面临着保留墙上的痕迹与墙体加固之间的两难抉择。在这个矛盾中,王潮歌经常跟建筑师“打架”。

 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ntrsy.com/luntanmenhu/5837.html